上海高复,复高啥意思

频道:艺术生留学 日期: 浏览:3

上海高复

1. 上海的高复班有很多是比较好的。2. 这是因为上海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拥有众多优质的教育资源,高复班的质量相对较高。同时,上海的高复班通常会有严格的选拔和培养机制,能够提供专业的教学和辅导,帮助学生更好地备战考试。3. 此外,上海的高复班通常会与各大高校、培训机构等合作,提供更全面的学习资源和辅导服务,帮助学生更好地提升学习效果。同时,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化城市,也吸引了许多优秀的教师和学生,高复班的学习氛围相对较好,能够提供更多的学习机会和交流平台。4. 因此,如果你想选择上海的高复班,可以考虑一些知名的培训机构、高校的合作班或者一些有良好口碑的高复班,这些班级通常会有更好的教学质量和学习资源,能够帮助你更好地备考。

复高啥意思

但时至今日,全国各地人日民俗活动日渐衰微,唯有成都杜甫草堂,每年大年初七,依然保留有“人日游草堂”习俗。

每至人日,游人众多,凭吊先贤。

但谈起“人日游草堂”的渊源,就不得不说杜甫与高适之间那一封长达10年才回复的唱和之作。

讲座现场5月7日下午3点,由川观新闻、封面新闻、上行文化主办的阿来“杜甫 成都 诗”系列讲座迎来第十四讲,阿来以“杜甫与高适”为题,以两人游于梁宋、在四川的往来等诸多诗歌材料为主,详细解读了杜甫与高适之间的深厚情谊。

杜甫高适李白共游梁宋年轻的杜甫还是“小跟班”高适与杜甫认识很早。

天宝三载(公元742年),杜甫时年30岁,李白刚从宫中放还回归江湖,高适还未中进士。

彼时,三个诗人相遇于梁(今河南开封),四处访古,游梁园,登吹台,怀念汉朝时梁孝王和身边文士枚乘与司马相如等饮酒欢会,成就文学史上一段佳话。

阿来引杜甫诗《遣怀》来讲述这一段经历:“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

两公壮藻思,得我色敷腴。

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

”其时杜甫30岁,刚从河南老家到长安求取功名不久,李白和高适都比杜甫大10岁左右。

“虽然高适还没中进士,李白已经从宫中离开,但是他们的名声和威望在那时都比杜甫大。

”阿来讲到,在杜甫回忆这段经历的诗歌中,也有些对李白和高适的崇敬之情。

讲座现场三人访古游玩,李白和高适都写了诗,杜甫却没写。

“可能杜甫在想,你们两位大哥能带我一起玩就不错了,你们的诗写得好,我这个‘小跟班’就不班门弄斧了。

”阿来开玩笑说。

杜甫高适西南交往密切但二人情谊已不似从前杜甫与高适的交往密切,更集中在高适于西南任职的时期。

公元759年,杜甫初到成都,彼时高适已经在彭州担任一州长官。

高适听说杜甫来了,立刻写诗一首给杜甫,就是《赠杜二拾遗》。

其中末两句最有意思,云:“草玄今已毕,此处复何言。

”意思是汉代四川大儒扬雄早已写好了《法言》《太玄》这些巨著,现在你老兄又该写点什么呢?高适以诗调侃,杜甫当即回赠一首诗《酬高使君相赠》,末两句同样回复:“草玄吾岂敢,赋或似相如。

”是说扬雄的巨著我不敢奢望,但我写点东西或许还能和司马相如一比。

阿来讲到此处,讲座现场笑声不断。

“杜甫此时已经47岁,人到中年,已经有诗名,也不再是曾经的‘小跟班’了,所以他很有底气,说要跟司马相如一比。

”阿来解释道,从杜甫刚来成都两人就即刻诗歌唱和调笑来看,二人的情谊可谓深厚。

而在随后的岁月里,杜甫与高适似乎有些疏远。

杜甫在草堂前几年的日子是很难过的,很多时候,他需要靠朋友救济。

高适是他多年前就认识的好友,又官居要职,杜甫自然有所求。

阿来以杜甫两次写简给高适,以及与高适身边之人的唱和诗为材料,解读了这一时期两人关系的疏离。

杜甫曾两次写诗向高适请求帮助,其中《因崔五侍御寄高彭州》中有一句“为问彭州牧,何时救急难”,可以说是非常直接向高适求助,但对方均未回复。

这或许是因为杜甫初来成都,高适给予了非常多的帮助。

“但日子久了,高适也有一大家人要养活,谁都受不了。

”阿来解释:“杜甫是伟大的诗人,但是他依然有当时历史条件下阶层的局限性,主要就表现在他不会开荒、不会种地,无法自己获得粮食。

在《暮登四安寺钟楼寄裴十》中,他说:“多病独愁常阒寂,故人相见未从容。

”阿来认为,这个故人,说的正是高适。

杜甫一边感叹自身的病痛困苦,一边也为曾经的好友不能再从容相见而遗憾。

在《李司马桥了,承高使君自成都回》中,高适到成都“出差”回到蜀州,杜甫以此诗写出了当地的父老乡亲迎接高适的场景,或许也道出了两人在这个时期关系疏离的另一原因,那就是职位的差距。

阿来提到,这并不意味着两人就无来往。

杜甫邀请王抡饮酒,并请王抡一同将高适带来,高适真的来了。

三人在草堂畅饮,杜甫也留下了《王竟携酒,高亦同过,共用寒字》的诗篇。

杜甫十年后回诗高适成为人日唱和的佳话公元761年,高适来成都任职,杜甫的生活得到了极大改善。

正是这一年的正月初七人日,高适想念在草堂的故友,因此写下《人日寄杜二拾遗》一诗,全诗真挚感人,读之动容:人日题诗寄草堂,遥怜故人思故乡。

柳条弄色不忍见,梅花满枝堪断肠。

身在南蕃无所预,心怀百忧复千虑。

今年人日空相忆,明年此日知何处。

一卧东山三十春,岂知书剑老风尘。

龙钟还忝二千石,愧尔东西南北人。

阿来解读道,“身在南蕃无所预,心怀百忧复千虑”一句,似乎也在向杜甫解释为何这些年情谊有些疏远,因为他身居要职,操心和忧虑的都是国家大事。

“杜甫有杜甫自己的难处,主要是生活上不容易。

高适也有高适的难处,他需要操心的政务真的太多。

”阿来说道。

而全诗最后两句尤为感人,是说虽然我已经老了,但好歹还能领两千石的俸禄,而我面对你还是非常愧疚,因为你什么都没有。

然而杜甫并没有回复高适此诗。

765年,高适病故。

770年,杜甫也病逝在一条小船上。

而正是在杜甫病逝的前几个月,在这条小船上,他收拾曾经的信件,无意中翻到了高适这封人日寄来的诗歌,他老泪纵横,为何当初没有回信给高适呢?而且一忘就忘记了10年,再回首时,故人已逝。

杜甫追忆两人情谊,含泪写下了《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

这是一封迟到十年的回信,但从中却能看出,杜甫高适的情谊虽然有疏离,但依然情真意切,令后人感动。

清代诗人、大书法家何绍基在成都任职期间,于正月初七人日游草堂,留下著名的对联:“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

”说的也正是高适与杜甫这相望十年的人日酬唱。

此后,人日游草堂更是兴盛起来,直到今日未断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